当前位置>网站首页 > 问诊 > 正文

男子自称国安部副部长 以“铲事”名义骗675万

发布时间:2019-09-11  来源:互联网    编辑:匿名  

红网长沙10月8日讯(时刻新闻记者郑涛)近年来,湖南省多次发生伪造、买卖国家安全机关工作证件、标识,假冒国家安全机关工作人员招摇撞骗的违法犯罪活动,严重侵害了群众的合法利益,损害了国家安全机关的形象和声誉。2015年11月至2016年5月,湖南省国家安全机关联合公安机关,在全省范围内组织开展了清理整治“假冒”活动专项行动,依法查处了一批“假冒”案件。

王贵祥曾代理过河北火柴枪制造商李占霄“涉枪案”。新京报此前报道,2015年8月11日,李占霄被齐齐哈尔警方以涉嫌“非法买卖、制造枪支”带走,后被羁押。一年多后的2016年12月20日,又因案件“不能在规定期限内办结”取保候审。2017年2月14日,检方以“证据不足”为由,向法院提出撤诉。

湖南省国家安全机关在此提醒社会公众: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间谍法》是新中国成立后加强和规范反间谍斗争的第一部法律,也是及时发现、惩治间谍和各种危害国家安全违法犯罪活动的锐利武器,贯彻实施反间谍法、维护国家安全是全体公民和组织的共同责任和应尽义务,希望全社会理解、支持、积极配合国家安全机关开展反间谍工作,对假冒国家安全机关工作人员招摇撞骗的行为保持高度警惕,增强自我防范和识别意识,如遇可疑情况或线索,请及时向当地国家安全机关、公安机关举报,切实为维护国家安全履行自己应尽的职责。

颜四友,男,湖南临澧人,对外自称是常德市国家安全局局长。2015年3月至2016年3月,该颜冒充常德市国家安全局局长,通过微信结识了某女子,并取得该女子的信任和好感,二人一直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,交往期间,该颜以各种名义骗取该女人民币80余万元。

2017年6月25日,韦昌进就任枣庄军分区政委的第三天,他在陆军学院任教期间带的3名学生前来为其祝贺,还给老师带了一份薄礼。但就在学生伸手要打开汽车后备箱时,韦昌进一把摁住了,“我们可以叙旧,但不能接受馈赠。老师就是示范。”

康大力,男,湖南长沙人,对外自称是国家安全部副部长。2016年3月,该康打着国家安全部副部长的旗号,自诩能帮助别人“了难”和解决问题,以“代收工程款”“承揽项目中标”“铲事”等名义,先后骗取汤某夫妇人民币675万元。

金祥麟,男,安徽休宁人,对外自称是国家安全部副部级退休干部。2015年10月,该金假冒国家安全部副部长,参与我省某公司合作招徕项目,后被及时识破,未能得逞。

2007年,龚清概离开工作30年之久的闽南,调任福建省南平市市长。3年后,龚调任平潭,担任新设立的平潭综合实验区首任党工委书记、管委会主任,并于2012年8月起兼任福建省政府党组成员。

2014年11月1日开始实施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间谍法》规定,国家安全机关工作人员在执行任务中依法享有优先通行、进入特殊场所、提请免检等特殊职权。一些不法分子通过伪造、买卖国家安全机关人民警察证、侦察证、车辆特别通行证和警服标识,或假冒国家安全机关工作人员等手段进行招摇撞骗,非法牟利,严重侵害他人利益,扰乱社会秩序,危害社会稳定,损害国家安全机关的形象和声誉,影响恶劣。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七十九条的规定,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招摇撞骗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、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;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;冒充人民警察招摇撞骗的,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。

B正和一个带头的壮汉说话,但基本上不管B说什么,壮汉都只有一句话,你到底什么时候还钱,不还钱我们就不走了。

汪艳辉,女,湖南湘潭人。自2015年3月起,该汪伙同其夫谭某(在逃)、“郭姐”等人,多次伪造、买卖国家安全机关人民警察证、侦察证,非法获取钱财。

“这是‘多规合一’试点带来的红利。”海南生态软件园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淳至说。

学成归国不久,李小琳便调任电力部国际司经贸处处长。此后,她的升迁之路,几乎与电力行业的大动作神同步。2008年,李小琳开始担任中国电力董事长,成为中国电力的女掌门人。

湖南省国家安全机关联合公安机关,在获取确凿、充分的证据后,依法分别对康大力、颜四友、汪艳辉、金祥麟等四人进行了审查,四人对其所从事的违法、犯罪行为均供认不讳。目前康大力、颜四友、汪艳辉三人已被检察机关依法批准逮捕,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。金祥麟被予以教育训诫。

为证明自己没有“逃跑”,7月9日,费建勤坐飞机再次赶赴瑞丽。

林森浩投毒案终于有结果了,不出意料又成为新闻热点。这样的情景,在一审、二审开庭、宣判以及最高法院复核死刑期间的若干时间段内,曾经反复出现。有朋友问小特,林森浩和黄洋,你到底站在哪一边?更同情谁?林森浩该不该死?小特我说,林森浩和黄洋两个,我都同情。黄洋横遭不测遇害身亡自不必说,对林森浩来说,不仅要承受法律的严惩,还要背负道德的谴责,比黄洋多活的这32个月,天天都是煎熬。每天等待死亡,比死亡本身更可怕。林森浩和黄洋都是年纪轻轻啊,都是父母含辛茹苦培养出来的研究生,人生美好,前途似锦。但现在一个被害身亡,一个被执行死刑,即便不是林森浩和黄洋的亲属,看到如此年轻的生命逝去,总是于心不忍。

特别提醒: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